久热中文字幕无码视频
<var id="brxjh"></var><menuitem id="brxjh"></menuitem>
<var id="brxjh"></var><cite id="brxjh"><video id="brxjh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brxjh"></cite><cite id="brxjh"><video id="brxjh"><listing id="brxjh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brxjh"></cite><var id="brxjh"></var>
<var id="brxjh"><video id="brxjh"><listing id="brxjh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
<ins id="brxjh"><video id="brxjh"></video></ins>
<cite id="brxjh"></cite>
rss 推薦閱讀 wap

利國網_新聞資訊網

熱門關鍵詞:  as  自駕游  xxx  鑷 ┚娓  鈹氬〒
首頁 動態 地方 經濟 理財 行業 人文 娛樂 科技 營銷 微商

為畫而生 訪當代名家陳可之先生

發布時間:2021-04-09 14:01:08 已有: 人閱讀

  畫家采訪了不少,或精于國畫、或擅長國畫;或熱衷人物,或獨愛山水。采訪陳可之前,翻看他的資料,發現他的作品內容非常豐富—— 油畫美,國畫雅,書法雋逸;山水磅礴,花鳥靈動,尤其是歷史人物畫,能夠將厚重的歷史與涂抹的顏料融為一體,他是一個融匯中西繪畫的藝術家,將眼睛看到的、心中悟到的,都以獨特的語言表現出來,直抵人心。

  陳可之頗有名氣,北京人民大會堂懸掛的第一幅油畫《三峽晨曲》便是他畫的,功力自不必多言。一頂禮帽,一件呢子大衣,唇上和下頜少許胡子,頗有藝術家的風范。采訪當日,陳可之出現在記者面前,與名氣相比,本人似乎年輕了些,個子不高的他,很有些華僑范。泡上一壺好茶后,娓娓道來他的畫作之路。

  陳可之1961年出生在長江邊江津的一個書香世家,從小喜歡繪畫,甚至早在七八歲時就在“”的喧囂浪潮里學著畫大型領袖像了。他畫得很像,周圍的小鎮居民都認為身邊出了一個畫界“神童”。小時候家境清寒,父母節衣縮食為孩子購買的顏料。陳可之知道畫筆下的顏料來之不易,更加傾心于繪畫。進入高中時,命運的轉機來了,“”結束高考恢復,四川美術學院破格錄取了17歲的少年陳可之。入學第二年,他與同學合作了著名油畫《歷史》。畫面是一個莊重會堂的門柱下,一個少女正在為前國家主席的大幅畫像拂去塵埃。蒙冤,不可復生了,復生的是人民的希望。中國藝術研究院副院長、文藝評論家王朝聞為油畫撰文,給予高度評價!稓v史》原作和復制件分別為中國美術館和美國林肯藝術中心收藏。

  如果說,那是一個不同尋常的起點,那么我們可以從他一路走來的作品中,可以看到趨向成熟的現實主義、古典主義和現代意識相融合的藝

  術表現力,集歷史、自然和哲理于一體的豐富而深邃的藝術世界,在藝術上形成了陳可之自己獨特的風格。在塵世的紛繁變幻中,陳可之堅持自己的藝術理想和創作道路,不為市場所左右。他向我談起他不平凡的藝術人生,他在面對困難和挑戰時,堅持了他做人的底線和藝術至上的原則,他說,我走的路越多,越感到自己的不足,這正好應驗“行遠必自遜”意義。

  “油畫最能表現民族歷史。”從踏入畫壇伊始,陳可之就以深厚的人文關懷,創作了一系列氣勢恢宏的人文歷史題材巨作,創作出時代的藝術精品。人們熟知陳可之油畫《三峽晨曲》,是人民大會堂懸掛的第一幅油畫,這幅巨型作品就是陳可之創作和喜愛的人文主題。

  數百萬人在短短時間內遷移,滄海桑田之變凝聚在短暫的時刻,產生猛烈的沖撞。大河文化的浪花在陳可之心扉上撞擊出火花,引導他從視覺藝術的角度,去檢驗歷史遺產的橫斷面,表現天人合一的軌跡。他喜歡大河奔騰,喜歡三峽的石頭,不管是傲立懸崖的巨石,還是江邊已被浪花磨圓的小小鵝卵石,都在他的心靈激起呼嘯的。于是,他傾力于畫三峽。尤其在三峽截流、大壩高起,逝水流年的人文痕跡悉被淹沒之際,他畫得更加廢寢忘食。

  他一次次踏上瞿塘峽之間的古棧道,起早貪黑,去追尋昔日纖夫的腳印,創作出《長江魂——三峽纖夫》巨幅油畫。這幅油畫在中國美術館展出時,看過的人只覺得心旌撼動。而在這幅畫旁邊,是陳可之畫的三峽石頭《白堊紀組畫》、《偶爾想起的洪荒火種》、《世界已斗轉星移》、《滄浪之石》和《黃金水道》,——凝固了的歲月。

  能將三峽之美在畫筆間揮灑地淋漓盡致,予人無數遐想,絕非繪畫技法所能至,而是需要長時間的觀察、寄情,是和群峰大川朝夕神交培養出來的默契與黏度。陳可之默默地看深情地創作,為畫壇吹來一縷凝重又清新的三峽風。他善于用光,用色調,金色的光,恢弘之美;藍灰的調,清冷之韻,各有各的意境,畫出了三峽在不同時空,不同季節的絢麗。

  他的油畫《長江魂---三峽纖夫》,畫面兼具深沉雄偉的氣勢和人性魅力。為了這幅巨制,他每日工作達二十個小時,對畫面上每個人物的動態和整體結構以及周圍環境的細致刻劃,都經過慎密推敲和反復修改,最后落筆完成。愈是民族性的藝術才愈具國際性,后來這幅作品獲得國家文化部群星獎金獎,陳可之為生養他的母親河贏得了榮譽。

  當今畫壇,畫家多,匠人少,那種沉下心來做藝術的匠心獨蘊,在出名后并不容易保持。邀請太多,活動很雜,各種名頭很響亮,但是時間有限,能用在藝術鉆研上的時間就會被擠掉。陳可之認為他的作品需要長時間的積淀與思考,所以雖然成名甚早,但是他婉拒了很多邀請和社會職務。記者問,對于名氣和作品的推廣會不會受影響?當然會,但是若與潛心創造藝術的高度相比,藝術狀態和創新水準錯失,那才是更大的遺憾和損失。正像叔本華說的,要么孤獨,要么庸俗,畫家需要有一點絕俗離世的專注,享受尊貴的孤獨和思想的馳騁,陳可之便是這樣,他在留下三峽,創造永恒。

  2016年,陳可之的巨幅油畫《朱德總司令》在業界引起轟動,長三米的人物油畫,是陳可之在梯子上獨立創作完成的,為此他整整十個月沒有出過門,僅查閱各種傳記、資料、草圖就花了三個月,創作用了七個月。他自嘲:關禁閉十個月。油畫《朱德總司令》的誕生,也是陳可之用繪畫書寫中國百年畫卷作品之一。

  作品中的朱德是根據理解、感悟進行深化、錘煉創作出的形象,沒有原圖。“畫好一個人,不僅是了解他,而是你要和他同處一個時空,身處他的位置,懂他。”陳可之說,他研究了朱德的大量資料,覺得不足以,自己希望畫里面有情節,但是并不像軍事畫一樣突出歷史事件,而是解讀朱德這位風范高尚人物的人性的光輝。從朱德個人身上體現中華民族輝煌的歷程,以及他們這一代人從土地上成長起來,抱有悲憫情懷的慈悲心腸,拋棄了個人的享受和追求,為了理想和大愛而奮斗的一生,他說,“我感覺到他的人格、他的大舍、他的大愛、他的大善”。

  畫中的服裝道具,陳可之都煞費苦心,關于朱老總的派克筆,帽子上的黨徽等之類的細節表現,均是一一作了論證,拿到物件后方行筆。作品之所以有別于一般的肖像畫,他是運用肖像畫加歷史場景敘事式的呈現方式創作而出的。關于朱德同志的肖像畫不少,但作為創作型的肖像卻尚屬首幅。

  “油畫最能有力表現民族歷史。”從踏入畫壇伊始,陳可之就以深厚的人文關懷,創作了一系列氣勢恢宏的人文歷史題材巨作,創作出時代的藝術精品。

  1984年,歷史題材作品《冬日晨曦》完成,1987年斬獲中國油畫史上第一次全國大展的“中國油畫獎”。油畫取景為很荒涼貧瘠的地方,延安魯藝兩個學員寫生在延河邊寫生,路過彎下腰看,陳可之沒有處理成高大上的模式,而是畫出朦朦朧朧的天氣,淡淡的陽光剛出來的感覺,回到實景很樸素的場景,突出人性的東西。他的作品總能耳目一新的格調躍然畫上。

  1986年,陳可之畫油畫《長征》。畫作中的一雙打著綁腿的腳,一雙披荊斬棘的腳,簡潔而匠心獨運,蘊含了二萬五千里長征的艱辛及先輩的開創之路。

  2003年,陳可之用3年多時間,率領團隊主創大型油畫《重慶大轟炸1938-1943》。其間,他接觸100多名大轟炸幸存者了解,拜訪了眾多的歷史專家,對那段歷史有了深入了解。那些創作的日子,連續的作畫,陳可之畫得手腳都腫大了!吨貞c大轟炸》動人心魄,獲得日本廣島日中友協“和平貢獻獎”,并成為34集電視連續劇《記憶之城》和鳳凰衛視史實紀錄篇《不屈之成》的重要畫面。

  陳可之認為,生活的原色,是不需要任何矯飾的美。從現實的景致中切割某個形象,或者解密哪塊斷面,時常成為我冥想的問題。”陳可之說。

  2012年,他開始畫千年農耕系列組畫,他說他是西南農村田埂上奔跑長大的孩子,忘不了天上一個太陽,水田中一個太陽,這成為畫家心中不落的圖畫,那是溫暖的初心!農耕文化是中國社會文明的開篇,炎帝,也被稱為神農氏,是太陽之神,農業之神和醫藥之神,傳統文化是華夏人的根。一等人忠誠孝子,兩件事讀書耕田,千年以來形成的農耕圖畫,是多少代華人心頭抹不去的記憶,路途遙遙,根深葉茂!藝術家用畫筆生動地呈現了繁衍生息的樸素情感,同樣源遠流長。

  作為油畫家,陳可之卻對中國傳統文化有深入的研習,能寫各體書法,這在油畫家中是不多見的,更難見的是他將中國書法融入油畫畫面,且畫面格局為一體,浩然氣韻、別開和諧新局。與他見面,他甚至有些靦腆,我想這是因為他把主要精力都放在畫布上,陳可之是為畫而生的。在陳可之的系列人文歷史畫作里,吸收東方傳統文化,學習西洋技術和美學觀念,融匯而成其新的藝術形態,表現出東西方文化融合的中國油畫的東方氣派。這樣的藝術風格是陳可之蜚聲中國畫壇的標簽。在油畫《中華英雄鄧世昌》中,西方油畫的光影色彩,中國書畫的落款格局,煙霧有中國水墨文化的影子,虛實結合,渾然天成。

  采訪中,不時有求畫之人的電話打斷,陳可之的畫在懂畫之人眼中頗為珍貴,他一般都會推脫,他告訴我,收藏一定是要眼,畫給惜畫的有緣人。陳可之不為市場而畫,不為世俗左右,只為真情而作,為而作,這是他藝術的特點,也是他的基點,也讓人收獲感動。

  陳可之,1961年生。作品《冬日晨曦》獲首屆百年中國油畫展最高獎“中國油畫獎”;《長江魂--三峽纖夫》獲文化部第八屆“群星獎”金獎;《重慶大轟炸1938—1943》獲日本廣島頒發“和平貢獻獎”;《東方之子》被薩馬蘭奇主席選入瑞士國際奧委會博物館收藏;《三峽晨曲》是北京人民大會堂懸掛收藏的第一幅油畫,多件作品由中國美術館、美國林肯藝術中心收藏,2011年獲加拿大大雅文化國際(Da Ya Culture International Inc.)“終身藝術成就獎”。

  陳可之幼年受淵源家學的傳統文化熏陶,是當代著名的油畫家、國畫家和書法家。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,曾被評為四川杰出青年、連任三屆全國青聯委員,國務院特殊專家津貼獲得者,入英國劍橋《世界名人錄》、美國大百科全書《世界名人錄》、中國中央電視臺《東方之子》人物欄目專訪。作品以歷史人物和人文繪畫著稱于世。

  他思想廣博,技藝精湛,中西融匯是其一貫風格,作品中散發出古典主義和現代意識的芬芳,集歷史、自然和哲理于一體,巍然體現了中國繪畫的東方氣派。

首頁 | 動態 | 地方 | 經濟 | 理財 | 行業 | 人文 | 娛樂 | 科技 | 營銷 |免責聲明

Copyright2008-2020 利國網 www.dressesu.com 版權所有 業務QQ: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

電腦版 | wap

久热中文字幕无码视频
<var id="brxjh"></var><menuitem id="brxjh"></menuitem>
<var id="brxjh"></var><cite id="brxjh"><video id="brxjh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brxjh"></cite><cite id="brxjh"><video id="brxjh"><listing id="brxjh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brxjh"></cite><var id="brxjh"></var>
<var id="brxjh"><video id="brxjh"><listing id="brxjh"></listing></video></var>
<ins id="brxjh"><video id="brxjh"></video></ins>
<cite id="brxjh"></cite>